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速路节假日免费制度的博弈是一场互殴-【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14:24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高速路节假日免费制度的博弈是一场互殴

今年7月24日,国务院签发《重大节假日免收小

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明确规定在每年的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等四个国家法定节假日内,小型客车免费通行。第一个高速公路节假日免费通行日即将

到来,各地的相关细则陆续出台,有媒体质疑地方政府不情不愿,各大路桥公司都有“抵制情绪”。

毕竟假日还没有来临,这个时候说地方政府对中央的政令阳奉阴违,还为时过早。但是路桥公司的抵触情绪是显而易见的,已经有路桥公司人士向媒体表达他们的不理解。

我们先来理一理,“高速路重大节假日免费通行”制度的前世今生。

最初是2007年,春节这一天,山东、河南、陕

西等地的高速公路全部免费通行。此举的初衷是提高“春运”的通行效率。后来媒体不断跟进,要求继续保持和发扬光大,免费时间越长越好。但是交通资源不同于

商业资源,道路是有其垄断性质的,所以路桥公司也没有理由像商超一样,动不动就搞一个节假促销。相反,假日是市民出行的集中时段,也是路桥公司赚钱的好时

候。所以,虽然很多地方沿袭了春节当天高速路免费的做法,却没有更多的优惠制度出台。

今年7月21日,北京城遭遇特大暴雨。一批机动车被高速路上的积水淹没,而收费站还在一丝不苟地收费,此举引发众怒。三天后国务院发文,要求重大节假日高速路免费通行。

这个文件让人很不理解。

首先,免费通行的是排水系统仍旧不给力的高速

路。其实北京暴雨淹掉的小汽车不是因为收费才淹掉的,而是因为暴雨预报预警不到位,排水系统又没有及时把雨水排掉。彼时彼地,不会因为你免费通行而不积

水,至于谁被淹掉,那本来就是个击鼓传花的游戏,看谁点儿寸了。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单纯的免费通行政策对暴雨中小汽车的继续被淹掉没有什么改善作用,反

而有助推作用,因为国人喜欢免费,免费必然导致通行量大增,风险也将大增。

其次,免费通行的是通行效率最低的小汽车。小汽

车是高端的交通设备,也是占用道路资源最多的车辆,让小汽车免费通行,其实是在鼓励市民开小汽车出行。这对本来就紧张的道路资源是一种浪费,是用反了政策

的杠杆作用,是给交通运输事业添堵。加之节假日是网购的高峰时期,电商物流需求非常大,而且所采购的物品都是有时效性的。高速路却不对货车免费,所以货车

所能享受的路权必然受到很大的压缩,这对节假日电商物流是一个灾难。

再次,免费通行的是特殊时间特定车辆的过路费。

节假日收不到小汽车的钱,但是路桥公司的开支却没有断,路要维护,员工要发工资和节假福利,东墙被国务院一纸文件给拆了,只得拆西墙来补,这西墙就是非节

假日收的钱,以及货车的过路西。所以重大节假日高速路免费通行,其实质是有关部门慨他人之慷,节假日不出行及出行也不免费的车辆得为这事埋单。

笔者读到相关的各种评论,发现这一制度民意支持率还很高。但综合各方意见来看,这就是一场互殴,很难理清是非,写时评得有客观的立场,不应参与这类互殴。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看到,首先是有关部门痛殴了高

速路的既得利益集团。高速路是企业经营的,政府命令企业光提供服务不收钱,这就是行政权力对企业经营管理的干涉。不认同的朋友先别操板砖,您想想看,高速

路收费本来是合法的(如果不合法那首先是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失职),这笔钱本来是路桥公司的合法收入,现在无条件剥夺了,这合理吗?交通运输部可以干

涉收费标准,可以下令撤销收费站,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还可以另找生路,却不能无缘无故地勒令免费。

有一家路桥公司的负责人质疑道:“从这个政策的起草到文件的突然发布,再到决定今年国庆就开始免费,没有任何人问过我们的意见。企业筑路收费天经地义,政府如果想实行免费政策,应该首先收回经营权。”这就是对免费制度的反击。

路桥公司的反击引来了时评界的围殴,人们普遍认

为,地方政府借路生财,一本万利,早已把高速收费看成天经地义、当成囊中之物,他们没有“让利”、“回报”、“感恩”这回事。某些高速路段早已收回成本,

却一直不停的继续收费,这不是印钞机是什么?为什么要用老百姓的血汗钱来养这些寄生虫?——评论家痛说往事,原来,路桥公司一直在痛殴民众。

但这类观点很傻,所谓的“让利”、“回报”、

“感恩”都是说给人听的戏文。我们听到这三个词,基本上都是从商家口中,如果没有竞争对手逼着,谁肯“感恩”、“回报”?而地方政府和路桥公司都是没有竞

争对手的单位,且自以为不欠着谁,凭什么回报你?某些高速路超期收费的事倒是说到了点子上,问题是,超期收费和节假日免费是两码事,你不能说:你已经多收

了很多钱,现在必须请客(还只请一部分人)。这正如你不能因为日本要夺我们的钓鱼岛,就跑去难为苍井空,一码归一码,不能弄混了。

翟春阳先生在评论中还对路桥公司表示了理解,大作片段恭引如下:

这里就存在一个政府有没有权力不

经企业同意就将其产品免费提供给消费者的问题,要知道不少高速路都已公司化经营,其中不少还是上市公司。而且免费之后势必导致高速路车流量大幅攀升,因此

增加的巨额维护成本又由谁来负担呢?如果有关部门在推出免费新政的过程中,动作能够细致一些,姿态能够放低一些,地方路桥公司的抵制情绪可能就会少一些。

核心的问题是“因此增加的巨额维护成本又由谁来

负担”,很遗憾文章没有做出解答,只是希望有关部门动作细致一些,姿态放低一些。你动作再细致,姿态再低,不也是让人只提供服务不收费吗?你以为人家是三

岁小孩,哄几句就行了?如果这也行,笔者很想以最细致的动作、最低的姿态,把你的钱从你口袋里拿走,你肯配合否?

一个本来就有点站不住脚的制度出台以后,却得到

了民众和时评界的广泛认同与支持,路桥公司对自身利益的主张引来漫天的口诛笔伐。由此可以看出,路桥公司基本上称得上人民公敌了,在民众眼里,路桥公司的

油,能多揩一点是一点,权当吃大户了,哪里还管合理不合理。问题是,可以明目张胆超期收费的部门,你想揩他的油,岂不是错打了算盘,重大节假日一年也就四

个,他们只消在平时多收一点,也就补上这个缺儿了。

要想解开这个死结,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有多少收费站是不合理的,是屡次要求撤销却还撤不掉的,收费标准是不是高了,多少才是合理。如果非要凑节假日这个热闹,也要从提高通行效率的角度来思考,重新划分路权,以政策来引导民众合理出行。

安庆工作服制作

营口设计职业装

白山定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