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情款款千萤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13:47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突然染上了一种奇怪的病。从此,她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为了重见天日,她听从医生的建议,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最北的地方——漠河。在那里,她邂逅了一个热心善良的大男孩。从此,他们一路向北,经历了重重生与死的考验,她的生命再度花开,而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一路芬芳……

机场邂逅神秘女孩

2009年12月的一天,上海浦东机场一派繁忙景象。在D5区候机的韩瀚身边突然来了一个打扮奇特的女孩:一件竖领黑色风衣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一顶呢绒帽和一副宽大的墨镜,将她的脸遮去了大半,浑身上下就看不到一处裸露的皮肤,看上去极其神秘。

时年26岁的韩瀚是上海一家网络公司的营销总监,他酷爱户外运动,此行是去黑龙江的漠河滑雪,那里可以说是全中国最冷的地方,冬季平均气温都在-40℃。令他惊讶的是,这个神秘女孩的目的地也是漠河。

12月5日,韩瀚抵达了漠河,住进了当地一家小镇上的“农家乐”旅馆。冬季的漠河茫茫雪原,他入住的是这方圆几十公里内惟一的旅馆,那个“神秘女孩”自然也住了进来。

第二天上午,韩瀚正在欣赏窗外的雪景,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他来到滴水成冰的室外,发现那个原先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此刻摘去了墨镜和帽子,裸露着的手臂和脸上有着豆大的水疱,尽管浑身冷得直发抖,但她却一脸的惬意。

而旅馆老板却一脸紧张地要求女孩搬走,原来他以为女孩得了艾滋病,怕传染给其他房客。女孩很气愤,越解释越不清楚,就索性坐在雪地里哭起来。看到这情景,房东和看客渐渐离去,韩瀚望着女孩悲戚可怜的模样,心里莫名一动,就陪着她在冰天雪地里坐下来。

等女孩哭够了,韩瀚才默默地递来一块手帕。面对这个善解人意的男人,女孩终于打开了心扉。她叫王雯,是江苏徐州人,大学毕业后,她进了上海一家制鞋厂做技术主管。2009年6月,一向身体健康的王雯突然浑身奇痒无比,还伴有发热症状,过了不久,她身上就出了水疱和红疹,而且还不能接触阳光,只要太阳一晒,全身就像千万根针刺一样难受。

王雯去了多家医院诊治,但都无法确诊。随着病情的加重,室内的灯光、电脑的荧屏光都让她受不了。她只能整天把自己套在衣服里,不让任何一块皮肤裸露,白天根本不敢出门,房间里即使到了晚上也不开灯。被病痛深深折磨的王雯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几个月不接触阳光,她都快憋疯了。

9月25日,王雯的病症经上海瑞金医院确诊为迟发性皮肤卟啉症,这是一种不能见热源性光的病症,每百万人中都难得见到一例,病情发展到后期,会侵害肝脏而危及生命。

手捧着诊断书,王雯悲痛欲绝,她一度产生过自杀的念头,但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她又颓然地将准备好的安眠药扔进了垃圾篓。为了尽快让自己好起来,她在医生的嘱咐下开始进行中药治疗,病情有所控制。医生还建议她到最寒冷的地方晒晒太阳,因为寒流能阻隔住热量的传递,不会诱发病情。于是,她便只身一人来到漠河……

为雪人女孩一路向北

王雯的遭遇,激起了韩瀚的同情心。为了让她快乐起来,韩瀚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一次,他望着大片大片从天而落的雪花,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他独自一人奋战了一个下午,终于在屋前堆起了一个巨大的雪人,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雪人里面掏空,让王雯钻到雪人里面,脸部和胳膊露在外面。这一招果然凑效,阳光晒到王雯身上,她竟然丝毫没有瘙痒和灼疼的感觉。

那一刻,王雯的脸上笑得异常灿烂,她的心里,却因为感动而泪流成河。

由于多日的晴朗,漠河的气温大幅回升,虽然最低气温还在-30℃左右,但王雯却有了不舒服的感觉。韩瀚得知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气温在-60℃~-70℃,他眼前一亮,决定带着王雯一路向北,到西伯利亚去晒太阳。王雯吃惊地瞪着韩瀚说:“你不要命啦,去那么冷的地方,会冻死的!”

韩瀚却说:“晒太阳会对你的病有好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做‘套中人’,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

凑巧的是,他们来漠河时都带着护照,韩瀚拿着护照去办理签证,俄罗斯的签证官得知他们是去西伯利亚时,好心地劝道:“小伙子,俄罗斯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为什么你们要去人迹罕至的西伯利亚?”

当韩瀚说明理由后,签证官感动地说:“你真是一个真性情的小伙子,你的女朋友很幸福。”面对签证官的误会,韩瀚也不争辩,他心里反而一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王雯的善良与淳朴已经打动了他,爱的种子已不知不觉在他的心里生根萌芽。

2010年元旦过后,韩瀚带着王雯乘着国际列车来到了空旷无垠的西伯利亚,他们在一个叫做索罗格尔的小站下了火车后,一阵狂风几乎将他们吹倒,那风堪比冰刀,无情地削去他们身上的热量。

王雯冷得浑身发抖,她打着哆嗦说:“这地方比冰窖还要冷上几分,我们还是走吧。”韩瀚却强忍着刺骨的寒风问:“这儿虽然冷,但阳光好啊,你看你的皮肤还有疼痛的感觉吗?”王雯裸露出一段皮肤,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出了火车站,他们看到了几户人家。他们过去敲门想借宿,但敲了几家都没有人应。原来,这儿的人都去南方过冬了,留下的只有空房子。有一户人家,可能是主人粗心,或者就是主人故意没锁门,他们得以进入室内。室内虽然暖和了一些,但没有暖气,没有电,他们仍感到彻骨的冷。

韩瀚看到了一堆木柴,他抱过来想点燃取暖,但想到王雯不能受火光的照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当天晚上,寒流骤起,外面的风像饿极了的猛兽一样怒吼,韩瀚搬出了所有的被子裹着还是冷,再看王雯,也躺在被窝里直发抖,韩瀚遂与王雯相拥而眠,以双方的体温来取暖。

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第二天,韩瀚带着王雯外出晒太阳。半途,他们却遭遇了一头高大的北极熊。北极熊全身雪白,远远看上去像一团移动的雪球,起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当北极熊距他们不到20米时,韩瀚和王雯才猛然惊觉。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韩瀚不免有些慌张,王雯却颇有主见地说:“熊专门追移动的目标,我们躺下来,一动不动,它反而不会对我们感兴趣。”

韩瀚与王雯就地躺倒,一动不动,北极熊果然凑过来嗅了嗅,转身就走。但就在它转身时,韩瀚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下子把熊又引过来了。面对万分危险的韩瀚,王雯一跃而起,她猛踢了北极熊背后一脚,这一脚下去,并没有撼动身高体大的北极熊,但却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它愤怒地转过身时,王雯已经又躺倒在地上了。北极熊张望了一阵,没见到令它感兴趣的目标,遂一步步走远了。

等北极熊离去后,韩瀚爬起来责怪王雯:“你刚才那一招太凶险了,万一激怒了北极熊,你一定会成为它的盘中餐。”

“哈哈,我不怕,它吃了我这个病人,我也让它尝尝卟啉病的滋味。”王雯故意以幽默的话语将韩瀚心中的担忧拂去,韩瀚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感动。

他们侥幸地躲过了北极熊,但危机四伏的西伯利亚每天都给他们带来生与死的考验。一天傍晚,他们往回走时,韩瀚一脚踏空,掉进了一个冰窖,冰窖深达5米,四壁全是结下的冰,连抓手的地方都没有,而他们又没有绳索,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气温陡降,狂风乍起,韩瀚冲窖口大喊道:“王雯,你不要管我,快点回去。”

韩瀚的话音刚落,“嘭”的一声,他的面前就多了一个人,正是王雯!韩瀚气得对着王雯大吼道:“你下来捣啥乱,下来了就上不去了!”王雯却一下子抱住了他道:“要死我们就死在一块儿。”韩瀚的眼里涌出了泪花,两个人抱成一团……

与其困守等死不如奋力一搏,韩瀚见他们的衣服都冻成了硬块,他灵机一动,脱下了外套,撕成了一根根布条,在布条的另一端,他把一捧雪揉搓化成水,把布条浇湿,而后把布条的另一头甩到了外面,半个小时后,他试了试布条,布条的另一头在冰窖口与冰块冻在了一处。他大喜过望:“王雯,你身子轻,快,沿着布条爬上去。”

在韩瀚的催促下,王雯爬出了冰窖,而后她用力固定住布条,把韩瀚也给拽了上来,他们又躲过了一场生死劫,是真爱创造了又一个奇迹……

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王雯发现手臂上脱去了一层死皮,新嫩的皮肤长了出来,她心情大好,约韩瀚去外面滑雪。韩瀚也很是兴奋,立即答应下来。他们找到房主留下来的两只雪橇,一路上吹着口哨来到附近的菲尔特雪山。

他们爬上雪山的最高峰,然后乘着雪橇一路往下滑行,风一样的速度既过瘾又刺激,进入雪山峡谷深处时,他们放慢了速度,一起并行。王雯像只快乐的小鸟,亮起歌喉唱起歌来,她的声音尖细嘹亮,在空旷的山谷中回响。

刚开始,韩瀚还沉浸于王雯的歌声中,可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在雪原上,任何声响都会引起雪山的微震,而微震会使厚厚的积雪发生裂变,严重的会产生雪崩!他正准备示意王雯不要再唱,然而,为时已晚,他已经听到了身后的雪山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他扭头一看,脸都吓白了,一个小山似的雪团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们席卷而来!

危急关头,韩瀚看到他们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巨大的岩石,他来不及多想,拉起王雯就躲到了岩石背后,他们刚在岩石后面趴下,如海啸似的雪团就呼啸着劈头盖脸而来,要不是躲闪及时,他们此时已丧生厚雪之下了!

千萤灯里的深情款款

几分钟后,雪山平静了下来,韩瀚拉着已吓得说不出话来的王雯,抖去头上的积雪,从岩石后面爬了出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雪崩后的山谷已被填平抬高了,走出山谷的路径也被厚雪深深掩埋住,四处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标志性的东西,他们迷路了。

韩瀚拉着王雯深一脚浅一脚地四处寻路,北风凛冽,他们又冷又饿,王雯几次晕倒。每一次晕倒,都是韩瀚把她拥进怀里,用自己温暖的胸膛和深情的呼唤来唤醒她。

他们在雪地上一直走了两天两夜,但转来转去,还是没有走出山谷。就在他们绝望时,头顶上突然传来飞机的引擎声,韩瀚抬眼望去,原来是附近军队的直升机,它们经常在山头上盘旋侦察。韩瀚激动地站起身,冲飞机挥手求救,然而那两架飞机却对他们视而不见,很快就飞过去了。

王雯指着两人身上的银色外套,挣扎着说:“我们都穿着跟白雪相近的颜色,他们不会看见的。”韩瀚翻开外套下面的衣服一看,不由得沮丧起来,他们两人所穿的衣服几乎都是浅色的,飞行员很难发现他们。

当天夜里,王雯又一次冻晕过去,等她慢慢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躺在空军基地的医院里。她奋力起身,问身边的医生:“我男朋友呢,他获救了吗?”

一名懂汉语的医生告诉王雯:“你男朋友真勇敢,要不是他划破了自己的动脉血管,发出求救信号,你们都没有救了!”

原来,当天凌晨时分,蜷伏在雪地上的韩瀚又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他知道直升机又来巡逻了,为了吸引直升机的注意,他拾起一块岩石的石块,把自己左手的血管划破,鲜红的血液从血管里喷薄而出,把身边的雪地染得血红。直升机上的飞行员正是看到了雪地上的红色血迹,才紧急迫降,将他们俩送回了医院,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所幸,由于抢救及时,韩瀚并没有大碍。王雯嗔怪地对他说:“你也太大胆了,你这是拿命在赌啊。”韩瀚深情地望着她说:“只要你活着,就是流光了我的血我也心甘情愿!”

2010年的春节,他们是在西伯利亚度过的。年三十晚上,韩瀚找来了一根蜡烛点上,让他惊奇的是,王雯靠近烛光时,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再看她脸上和胳膊上的水疱,都不攻自破,成了一块块脱皮。韩瀚高兴地叫了起来:“吃了这么多中药,再加上冰天雪地的冷冻,你的病快好了。”

王雯神秘一笑道:“还有一味神奇的药,那就是爱情!”两人相视而笑,心底里涌起了暖流。

2010年3月,韩瀚携王雯回到了中国。怕病情反复,他让王雯依然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回到上海不久,王雯还是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3月22日,从海南出差归来的韩瀚带来了一件特殊的礼物——千萤灯。

韩瀚在海南捉了上千只萤火虫,小心地把它们带回上海,装在一个玻璃杯中,萤火虫自然发出的光,没有任何热源,王雯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从那天开始,她的小屋亮堂了起来,而她的心灯,早就被韩瀚点亮了……

4月19日,韩瀚带着王雯到上海瑞金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发现王雯的病情已被控制,痊愈指日可待。得知这一结果,王雯一头扑进韩瀚的怀里,喜极而泣。他们约定,等王雯的病情得到彻底控制,他们将再次去西伯利亚,拍下他们今生最值得珍爱的婚纱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