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马驹和火龙衣[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5:31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有一个地主,爱财如命,一个麻钱看得比磨盘还大,看到有利的事,恨不得把脑袋削尖,钻进钱眼儿里去。平素对待佃户们,又悭吝又刻保因此,众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财迷精”。

有一年,这地方遭了旱灾,寸草不收。佃户们都是当年吃完当年的粮,遇上这灾年荒月,家家没吃没喝,把树皮草根都吃光了。佃户们饿得没了法儿,大伙儿就去向财迷精借点粮。财迷精家里本来存粮无数,真个是大囤子圪堆,小囤子满,粮食长了芽,米面生了虫,可是连一星半点也舍不得借出来。佃户们气恨不过,就设法要治一治他。

大伙儿一谋算,就想出了条妙计。当时众人凑了些散碎银子,又找来一匹瘦马,把那些散碎银子都填到了马的屁股里,外边用棉花塞住,让一个能说会道的佃户拉着瘦马,去见财迷精。这个佃户,外号叫“吹破天”,一张薄嘴,就差把死人也能说活了。

吹破天拉着瘦马,一直进了财迷精的院子。财迷精的院子平时连闲杂人也不让进去,现在看见拉进匹瘦马来,气得把胡子一撅,把眼一瞪,指着吹破天喝道:“混蛋!把我的院子弄脏了,还不给我滚出去!”

吹破天冷笑了一声说:“财主,你小声点说话,要是把我的马惊跑了,你的全部家当也赔不起!”

财迷精说:“吹破天,你胡吹乱道甚?那么个瘦马,有甚贵重处?”

吹破天说:“也没甚贵重处,只是每天屙银尿金!”

财迷精一听这马能屙银尿金,脸色马上平和了,连忙问:“你从哪里得来的?”

吹破天说:“前天黑夜做了个梦,梦见了个白胡子老头儿对我说:‘吹破天呀!财神爷驮元宝的金马驹贬下凡来了,你快往东北上追去吧!那马能屙银尿金,拉回来你就能发大财!’白胡子老头儿说完,推了我一把,我就醒了。我只说是梦,也没在意,一翻身又睡着了。可是刚一合眼,白胡子老头儿又来催我:‘你还不快去!再迟就让别人拉去了!’说完又推了我一把,我就又醒了。

我穿上衣服跑出去,只见东北上有一团红火。过去一看,原来就是这匹马,正在那里吃草咧。我就拉回来了。第二天,摆起香案一献供,就屙下好些银子来。”

财迷精连忙又问:“是真的吗?”

吹破天说:“俗话说,真的假不了,虚的实不了。你要不信当面试试看!”

他让财迷精摆开香案烧了香表,连忙拿了一个盘子放在马屁股后边,偷偷把塞着的那块棉花扯去,那些碎散银子,就都“滴滴答答”落在盘子里。财迷精一见真的屙下银子来了,又忙问:“这金马驹一天能屙多少?”

吹破天说:“咱福气小,一天只给咱屙三四两。白胡子老头儿说,要是遇上福气大的人,一天能屙三四十两!”

财迷精想:我这人福气很大,要把这匹金马驹弄到手,一天就算屙二十两,一个月屙六百两,一年就屙七千二百两银子!越算计越心爱,决心要买这匹马。就忙把要买这匹马的意思和吹破天说了。

吹破天起初还装着不想卖,后来财迷精左说右劝,又答应要多少钱给多少,吹破天这才叹了一声说:“唉,也罢!反正我福气也小,就卖给你罢,也不要银子也不要钱,给我二十石粮食算了。”

财迷精觉得很便宜,满口应承。当时就把粮马两交清。

吹破天得了二十石粮食,回去忙分给佃户们。大伙儿有了粮吃,都很高兴。财迷精得了金马驹,更是乐得合不上嘴,拉着瘦马拴到这里也怕丢了,拴到那里也怕丢了,最后就拴到了他住的上房里地下,并且铺上红毡子,摆起香案。全家人眼睁睁地等着看金马驹屙银子。

一直等到半夜,只见马把两条后腿叉开了。财迷精知道要屙银子了,忙端着个大漆盘等在马的屁股后边,但是等了半天也没一点儿动静。财迷精急得忙搂起马尾巴,弯下腰,仰着脸察看,只听“扑哧———”一声,猛不防那马拉了稀,稀屎喷了财迷精一脸,顺脑袋顺脖子流了一身,把个财迷精臭得乱骂乱跳,恶心得吐了又吐。再一看那马尿了一泡,把块大好的红毡子也糟践坏了,满房里闹得臭气熏天。这时候,财迷精才知道是受了骗,一生气就把马杀了。

第二天,财迷精忙派了些狗腿子去捉拿吹破天。可是佃户们早把吹破天藏起来了。财迷精捉了几次都没捉着,心里又气恨又恼。但也没有法儿,只好暗里查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到冬天了。一天,吹破天没躲藏好,被财迷精的狗腿子捉去了。财迷精见了仇人,直恨得咬牙切齿,二话没说,就把吹破天关到磨坊里,并且把全身棉衣都剥了,只留下一件小布衫,一心要把吹破天冻死。

这时候正是十冬腊月,数九寒天,外面又刮风又下雪,吹破天缩在墙角里,冷得全身打战。最后冻得实在没办法了,忽然想起一个主意,就连忙站起来,抱起磨扇在地上来回走动。一出力一流汗,身子马上不冷了。他就这样抱起磨扇走一阵、歇一阵,一直到了天明。

第二天清早,财迷精以为吹破天一定冻死了,等开了磨房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吹破天满头大汗,浑身直冒热气。吹破天一见财迷精来,忙站起来求告说:“财主,可怜可怜我吧!快借我一把扇子用用,要不真热死了!”

财迷精连忙问:“怎么热成那个样子?”

吹破天说:“我这衫子是件无价之宝,名叫‘火龙衣’,越是冷天穿上越是热得厉害。”

财迷精又问:“你从哪里得来的?”

吹破天说:“这原来是火龙爷脱下的龙皮。后来王母娘娘就做成一件衫子。

再后来不知怎落到我祖宗们手里,成了我家的传家贵宝。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就传到我手里。”

财迷精听了吹破天的话,又见他热得那个劲,完全相信了。他一心想要这件火龙衣,把金马驹的事都忘光了。他一定要拿他的狐皮袍子换它。吹破天起先无论如何不肯,后来财迷精又添了五十两银子,吹破天才叹了一声说:“唉!祖祖辈辈的传家宝,就算被我这败家子弟失落了吧!”

说着,把那件衫子脱下来,换上财迷精的狐皮袍,拿上五十两银子走了。

财迷精得了火龙衣,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隔了几天,正好他丈人做寿,他为了夸夸富贵,就光身子穿起那件火龙衣拜寿去了。走到半路上,天又刮风又下雪,把个财迷精冻得难忍难挨。前不着村后不靠店,连个躲避处也没有。

正在冷得没法的时候,一扭头,忽然看到路旁有一棵大树,树的半边被火烧去了,树心又是空的,正好能站下一个人。财迷精跑过去,忙躲在里边,谁知躲了一阵,全身都冻麻木了,不久就冻死了。

隔了几天,财迷精家里人找到了财迷精的尸体,知道是又上了吹破天的当,派人又把吹破天捉去了。吹破天说:“我这火龙衣,一遇上柴草木料就烧了,财主也是被烧死的。这可不能怪我,谁叫他靠在树里?你们看看,把树都烧掉一半了!”

财迷精家里人看见那棵树真的烧去了一半,没有法子,就把吹破天放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